专辑角色音乐,历史,与东方(其の弍)

载于这个专栏的《音乐,历史,与东方》第一篇撰写完毕之后,我又在百科制造了不少专辑的条目。不得不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在撰写了一些专辑之后,我发明其实专辑的每一处细节都值得讲究,题目固然是作者感情的寄托之一,而旋律、作画上的细节,也是值得讨论的处所之一。

作为一个普通的喜好者,自然没法从学术性的角度体系地剖析广泛性的现象,但是从小事例入手,给上有志想从学术性角度研究的喜好者供给灵感,下到仅仅是为感兴致的喜好者供给一个不错的谈资,即是系列文章的目标了。

上一篇文章《音乐,历史,与东方(其の壱)》中,对几个专辑的题目内涵稍加讨论,不过也有人提示我,社团凋叶棕的专辑名某种水平上更有意思

凋叶棕社团LOGO

凋叶棕这个社团名字本身就蛮值得玩味,凋叶棕的名称起源于东方妖妖梦2面BOSS橙的主题曲,片假名为“ティアオイエツォン”,英文的话大致为“withered leaf”读音与汉语拼音“diao ye zong”雷同,大概是“凋零的叶子的棕色”的意思。

但是“凋叶棕”并非传统的中文词汇,NICO百科上将这种枯叶色称作「朽葉色(#917347)」。有这样的背景在前,凋叶棕的专辑会有什么样的立意也就显而易见了。

凋叶棕的专辑名称基础上都是单字,对应着其颇震动心灵的歌词。部分作品也被以为是“黑化曲”的典型,所以还有“棕厨”来专门指代凋叶棕的喜好者。

说来也是惭愧,虽然自夸为音乐喜好者,对于凋叶棕系列的专辑反而没有深刻听得太多,不过在懂得的进程中,倒也有所收获,因此也不妨拿出来浅尝一二(

至于为什么要深究旋律与台词以外的问题?我想在上一篇文章中就已经表达了我的观点

比如李瑛的《谒托马斯•曼墓》中的“细雨刚停,细雨刚停/雨水打湿了墓地的钟声”——其实雨水和钟声从感官上来讲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关联,但是二者联合在这个特定的意境下就会有着必定的接洽。《Timaeus》的核心主旨与原作中的“现人神”这个文化符号实质上也是有着不小的差距的,但是我感到音乐—人文历史—哲学这类层面上也有着和修辞学上相似的【通感】一说。比喻说做一个黑箱试验:是否知晓音乐作品的名称,很可能会造成观赏者带着不同的主观情感颜色去观赏这部作品(尤其是对没有歌词的纯音乐而言)。上面提及的《ティアマイオス-風の詩-》专辑中就有一首《先生、今年の7月24日は晴でした》,这里的7月24日指的就是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的忌日,如果浏览过他写的《筱竹丛中》《罗生门》《河童》等等作品,再以这样的背景去观赏这首纯音乐,我想听众的感受会和之前直接去观赏旋律会有很大的出入;再例如《少女救世論》的首曲《少女救世論》,在不知道题目的情形下去观赏,可能也不会深入体验到作者在创作这首歌曲的心境。包含现在不少的游戏都爱好为作品名称附加上副题目等等(《永远消散的空想乡》的副题目就是《永恒的爱与忧伤》),这些已经都是超越于简略的【修辞通感】之外的另一种更庞杂的感情上的接洽了,所以我感到讨论作品的题目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东西《音乐,历史,与东方(其の壱)——答胡又天博士问》

这里要提及的专辑,便是凋叶棕中的《骗》

凋叶粽《骗》的封面,顺便一提,这幅封面的左上和右下的花朵图案——笔者尚不知道是什么花,如果有读者知道出处的话还请务必告诉_(:з」∠)_

这一封面采取了奇特的绘制伎俩,有人指出这和错位叠影法颇为相似,不过《骗》这部专辑本身的立意便是诈骗本身。最初社团放出专辑新闻的首页上,歌词便与实际不符,而后来又传播出专辑封面的其他版本,颇值得玩味。

《骗》的封底绘画

和封面一样,封底依然采取了蓄意割裂整幅画作的破碎作风,而在这张看似不伦不类的封底当中,却可以找到诸多人物的元素——不如说这张画作能够找到的人物元素多的惊人。

在这张专辑里,从上到下,一眼便可辨认出的元素有:莲子的帽子,魔理沙的辫子,露米娅的丝带,帝的项链,封兽鵺的翅膀,早苗的青蛙与蛇。

自然,对于这幅画作中到底呈现了多少角色,依然是个迷,例如构图中人物右侧的短发元素亦被以为是寅丸星,而角色歪戴的帽子也被推测是接收了音乐CD《蓬莱人形》中封面角色的要素

ZUN's Music Collection 第一弹《蓬莱人形》封面,注意歪戴的帽子与上面的封面帽子构图的类似性

此外,寅丸星、永江衣玖、西行寺幽幽子、水桥帕露西等角色的元素是否也呈现在这幅画作中亦有争议,各位读者也不妨自己剖析一下

如果再深刻一点,还可以发明从未在东方作品中出场的阿卡林角色——冴月麟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C62社团Cut板娘海报,一般冴月麟的二次创作中以这张海报为原型,请注意头上大蝴蝶结两边的装潢仅在《东方红魔乡》程序代码中呈现的冴月麟,据ZUN自述,由于开发周期关系未能正式登场

尽管未能正式登场,凋叶棕在《骗》中依然专门为冴月麟制造了一首曲目《风花艶月 ~ Hidden Story》,亦是基于上文C62板娘的设定,此曲中二胡的表示大放异彩(上图中角色手持乐器为传统乐器六角二胡)。

尽管在C86上有考据者向ZUN提问,旁敲侧击得到了该社团Cut上的角色并非红魔乡预定出场的角色的回答,不过在《东方红魔乡》的Omake文本上却有这么一段颇引人注视的话

このゲームとは関係ないですが、音楽CDも同時に販売しています。  こちらも、曲はこういう曲ばっかですので、今回少しでも興味をもたれ た方は、是非聴いていただきたいです。ただ、全部的にハイテンポに重い ので、人生を投げ出して首を吊っても良い、って方に最適です。  ジャンルフリーなCDだと思っているので、音楽ジャンル主義(こだわ り派)な方には向かないです。きっと。 それにしても、弦楽器弾けるようになろうかなぁ 二胡とか(いきなりかい) ——《东方红魔乡》Omake文本

冴月麟这个至今尚未有官方形象的角色,不过她和这段文本——特殊是二胡,以及C62板娘的形象关系倒是颇值得玩味。更何况至今为止,由于喜好者并未直接讯问ZUN关于冴月麟的信息,因而C62的版娘亦没有完整否认着藕断丝连的关联,与之而来的二次创作,自然也就可以不受限制地大放异彩了。

至于如何进一步剖析这个封面,不妨再看看画师 はなだひょう放出来的另一张图片

这张图片应用叠影的方法将两张图片叠到一起,尽管看上去更加缭乱庞杂了,不过却从另一个角度告知我们这张专辑之中所包括的深意。

有意思的是,凋叶棕在本专辑的第一首《真実の诗》中还别出心裁的应用了倒放的部分,将原曲做倒放处置后,5分51秒至6分27秒的部分,正是《童祭 ~ Innocent Treasures》的开头部分——这是非常奇特的,和文学中的回文诗一样非常奇特的表示伎俩

夢違え、幻の朝靄の世界の記憶を現し世は、崩れゆく砂の上に空夢、古の幽玄の世界の歴史を白日は、沈みゆく街に幻か、砂上の楼閣なのか夜明け迄、この夢、胡蝶の夢夢違え、幻の紅の屋敷の異彩を現し世は、血の気無い石の上に空夢の、古の美しき都のお伽を白日は、穢れゆく街に——《梦违科学世纪》附带故事中包括的歌词内容

但是相对于回文诗而言,回文曲(我姑且这么叫),显然要比回文诗更加难以发明和观赏,将歌曲做成回文的情势,除去别具一格的表示情势之外,显然也有值得挖掘的内在意义——除去这一奇特的艺术伎俩之外,在专辑的其他曲目里,也有其他有意思的现象

《骗》的音轨目录,第九首《←ALIVE》的原曲却是游戏中代表着失败的“满身疮痍”

凋叶棕的不少曲目均有相似的表示情势。以《骗》为例,这张盘最恶劣的处所就在封底上那句话:内容含有虚伪成分。

专辑内页之一,角色向帝问路,而从作画来看,帝显然故意指出了过错的方向

换句话说,甚至歌词本身的暗示,甚至都是一种诈骗,但是第一首却被命名为《真実の诗》,却又是在暗示什么?

说得有点深了,或许有机遇可以针对凋叶棕的专辑另起文章大谈特谈一番,这里暂时就不予赘述了。

休息一下,一会略扯一些闲聊~

本文想要聊聊的另一个东西,则是在作画中的一个小细节

这种特别的纹路引起了我的兴致,尽管这种画法看似只是画师的一时髦起,实际上在很多处所均有相似的样式

《舰队Collection》中,由コニシ绘画的皇家方舟卡牌立绘,注意右下角类似的纹路《XXXHolic》中亦有过相似的绘画伎俩

偶合的是,最初我在《华鸟风月》中发明了这种样式,而在日本的《日本の伝統文様 花鳥風月(CD-ROM付) 》中居然也有这样的描写

「花」~四季の花々の文様とその組合せ。「鳥」~花に関わる鳥。文様に多用される鳥。「風」~風景、点景、風俗など趣のある文様。「月」~月に誘発される様々な情感を表現した文様。日本伝統文様 中的一些相似的表示伎俩另一种较为相似的波纹样式青海波文様のような割付文様でなく、ランダムな感じの波をイメージした文様パターンを作成しました。掲載しているのは単純に伝統色で塗り分けたものですが、菱文や青海波文、亀甲文などで波を彩れば派手な千代紙風の連続パターンができると思います。——关于上文呈现的波纹样式的介绍

这种古典的画法是何时利用到ACGN相干作品上的,目前笔者也不得而知,但是基于古代的艺术创作,推陈出新,将其利用到现代的作品中。这种先例却值得现在的创作者们加以参考。

参考材料:

粋屋-日本の伝統文様と伝統色www.ikiya.jp「伝統文様 和柄・和風デザイン用素材集紹介」粋屋-日本の伝統文様と伝統色www.ikiya.jp关于《骗》这张碟的剖析tieba.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