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原文你的“信达雅”,让我尴尬癌都犯了!

它在各种翻译群里被转发,在不懂翻译的外行那里被转发, 甚至还有微信大众号写文章夸奖这个翻译“信达雅”。

这两天有不少学翻译的读者朋友留言说,他们学校的老师在文学翻译课上剖析了“浮世三千”这个译文有多么信达雅。

信达雅?Excuse me? 这个玩意儿如果称得上信达雅,严复他老人家估量能从坟墓里跳出来吧!

首先,这种Broken English真的值得翻译吗

头一次看到这首“情诗”的时候,我的第一反映是:原文绝对不是英语母语应用者写的。如果是的话,那么他/她大概只有初中或者小学的文化程度。所谓的“中文翻译”,也极有可能是英文原文作者写的,或者基本就是由中文原文翻译成英文。

说句实话,在这个英文情书及其译文在朋友圈泛滥之前,我都懒得评价它,因为这个原文本身就不具备翻译的价值。破绽百出的原文,很难发生出什么好译文,如果有,那也是译者自己的加工。原文语法就有过错,你译文也跟着错,这种“信达雅”有价值吗?

至今没有人能说出原文到底是谁写的,但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个作者英文很差。如果有人用这样的情诗跟我表白,那我真是为难癌都要犯了。

原文上来就不对。

I love three things in this world. Sun, Moon and You.Sun for morning, Moon for night, and You forever.

Sun和Moon 前面要加The, 这是初中生都知道的事情。Sun for morning, Moon for night, 也是语法不准确的句子。

让我们来看看外国朋友们的说法

另一位外国朋友指出了原文的逻辑问题:

即使我们把原文的语法过错改了(譬如改为The sun for the day, the moon for the night),此英文情书还是会看起来很奇异,因为太阳只在白天呈现,月亮通常也只在晚上呈现,你底本也没有别的选择,这样的类比会让人感到“You forever”毫无美感。这就是英文器重逻辑的一个例子,只看中文翻译感到或许并不显明。

是“信达雅”还是伪文言?

我们在断定翻译好坏的时候不能靠中英对比版的叠加来断定,因为两者都看会帮助你的懂得,有时候虽然译文翻译的不对(或者原文写的不对),但是看中英对比你也能猜意思出来,能脑补——一个须要把原文和译文加起来才干看懂的文章,本身就是有问题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从来都不以为能用中英文“创作”(即自己写一篇文章,每段下面再翻译过来)的人称得上是会翻译。

断定译文程度,要把原文和译文单独拿出来看看通不通。此情书很有可能就是中国人写出的一个不通的英文,第一语法不准确,第二因为英语程度太低,并没有什么意境。 大概因为译文用了些古典文学的元素,才会有很多人感到比原文更好。

作为一封情书,我们或允许以疏忽其逻辑,究竟普通读者也就是看个意思(爱好古风的人往往容易被便宜的诗意激动)。然而原文作者如果真的是一位英语老师,这英文程度,我是有点为他/她的学生捏把汗啊。

下面再来说说这个广受好评的伪文言译文。

不知道什么时候,网络上掀起了一股风尚,一些翻译喜好者爱好把英文歌词翻译成文言文的作风,以显示自己的文学成就。围观群众往往会感叹,“译文比原文还美!” “还是汉语更博大高深!”殊不知,在这种文体改革之中,译者难免会对原文进行曲解和添加,甚至把原文改的面目全非,还哪里有原汁原味呢?

有些人脑海里“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想法挥之不去,动辄要证明中文比英文更优胜性,那么伪文言译文的呈现刚好正中他们下怀。

上图,让我们来观赏一下近年来的一种翻译风尚:

恕我直言,此种文字游戏还算不上是翻译,业余喜好者拿来自娱自乐还行,如果职业翻译都这样干活儿,客户就要疯了。

翻译的目标是什么?

翻译诗词歌赋的目标是什么?是为了使其被懂得,被传颂,而不是让你炫技的。所以,这种自娱自乐的翻译属于自high,从我一个专业翻译的角度来看连合格都没有,基本扯不上什么“信达雅”。

把歌词译成文言文只能让外行信服一下你,因为你把通俗易懂的风行音乐歌词变得更难懂了,并且基本唱不出来。不信你找个诗经体的Someone like you 译文唱唱试试?

为什么我以为该译者语文没学好?

现在让我们回到这首“情诗”的翻译。

“浮世三千,吾爱有三。日、月,与卿。”

这两句意思勉强还说得通。把一个小学程度的英文翻译成浮世三千的style,确切是上了个档次,看上去比原文好一些。我们先不谈译文的平仄,因为它不是诗,不是词,不能拿格律与平仄来请求它,何况这种爱好伪文言的译者95%都不懂平仄。

Sun for morning, Moon for night, 原文语法不对必定会影响译者的懂得。译文“日为朝,月为暮”,这啥意思?英文语法不对,你中文也跟着不对?英文没学好也罢了,不是英语专业的人很多年不碰英语了可能看不出来原文过错在哪儿。然而用文言文的情势掩饰译文的过错,这种汉语的不规范可能就不那么容易被普通读者察觉了。

“日为朝,月为暮”,看上去很高大上?来看看白话是啥:“太阳是早上,月亮是夜晚”。网上有人说“为”在这里应当读第四声,那就成了“太阳为了早上,月亮为了晚上”,这中文能说得通吗?成年人有这么对恋人说话的?(有人指出,译者这里是把古汉语和现代汉语混用,古汉语应当用“则”来表达for的意思,譬如“朝则日,暮则月”。)

“卿为朝朝暮暮”更是一个表意不完全的句子(“你是我朝朝暮暮的惦念/爱恋”才完全)。

原文语法过错导致译者只能猜测,而翻译作品如果也不讲求语法到要靠读者施展天马行空的想象才干看懂,那这个译文就是不及格的。

这里又体现出翻译工作者的日常难题:原文逻辑不完美,译者要怎么办?

如果译者也不懂逻辑为何物,还以为文学翻译不须要斟酌逻辑和语法,那就难办了。

“浮世三千”版译文好像试图押韵,但又不会押韵。依照“浮世三千,吾爱有三”的韵,“日为朝”与“月为暮”不押韵,“日为朝,月为暮”与“卿为朝朝暮暮”竟然用反复最后一个字来“押韵”,造成了严重的不伦不类。太阳是早上,月亮是夜晚,你是朝朝暮暮。这是什么鬼?原文字面意思大概是“我爱凌晨的太阳,晚上的月亮,以及永恒的你。” 而非“太阳是早上,月亮是晚上,你是每个早上和晚上(这种中文程度和思维逻辑近乎儿歌)”。并且,严厉来讲,“暮”是指薄暮。

(图片截取自《汉典》网页版)

把现代英语翻译成半文半白的中文,总能骗过不少人。如果你把“浮世三千”版译文引申一下,用现代汉语装潢的很美,那是你对译文的加工。评价译文好坏不能靠脑补。

如果你感到“浮世三千”和“朝朝暮暮”这两个词儿就很“雅”了,连不伦不类的情势和语病都可以疏忽,那我只能说这“信达雅”的请求也太低了。

还有一点,秦观早就写过“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所以“卿为朝朝暮暮”也算不得多高的境界,朝朝暮暮原来就不等同于forever,故而对该译文“信达雅”的赞誉在我看来非常搞笑。

说白了,这个译者古汉语程度太差。古诗词基础功不合格,写文言文自然很勉强。

一位朋友提出修正建议:

朝则日,暮则月朝朝暮暮,爱君不绝

至少读起来顺畅多了。

该事件给我们的启发

总的来说,“浮世三千”是一个以伪文言的情势包装出来的,非常令人为难的译文。这样的译文如果能被称之为信达雅,真是让我猜忌评价者的语文程度了。

我以为翻译公司不妨把这个案例作为一个筛选译员的尺度,反正以我的尺度,看不出来原文语法问题的翻译不能用(如果用这样的人做汉英翻译,那做出来的稿子简直是灾害),会把原文翻译成这种伪文言的人,也不能用——显明他/她就不清楚翻译是干什么的。

有人说我太较真了,然而不认真的翻译没有前程。在平凡的翻译审校工作中我也遇到过爱好胡编乱造的译者,深感他们已经误入歧途——认为只要自己感到美,就可以随意造词,英译中曲解作者原意,中译英胡乱应用英语词语搭配,连字典都不查。殊不知这种“意境”非但不美,还让人发笑。

鉴于之前有不少翻译圈的人在褒奖这个译文“信达雅”,甚至还有高校教师以此为模范教导学生学习“浮世三千”的文风,我以为还是须要有人站出来戳破这个泡沫。

翻译圈已经有太多混事的人了,反对“浮世三千”这种所谓的“信达雅”,就是反对一种浮夸、跟风和以次充好的风尚。

对于翻译来说,没有才干不恐怖,最主要的是具备踏实认真的态度。对于文字工作者来说,最恐怖的是语言表达不尺度、不规范还不好好查字典,逻辑都不通还想卖弄辞藻。这样的译者你绝对不想合作第二次,因为英语语法太差和中文表达不规范对于笔译来说是致命问题,你没有时光当他的语文/英语老师。

不会文言文不要紧,那就把现代汉语写规范。学好中英文语法,才是做好翻译的第一步。

PS:很多朋友提出“不忍卒读”不对,建议改为“不堪卒读”

请看汉典“语法”项的说明:含贬义

虽然有“常用以形容文章悲惨动听”这个说明,但不代表“不忍卒读”就只能作为褒义词。

至于建议改成“不堪卒读”的,可以看看这篇文章,我感到说得很有道理。

“不忍卒读”应当改为“不堪卒读”吗?_夏自成蹊_新浪博客

作者简介:冬惊,文学翻译,同声传译,青年作者,尔东萱翻译工作室开创人。北京外国语大学文学学士,英国纽卡斯尔大学中英口笔译硕士。已翻译出版《芬妮·希尔:欢场女子回想录》《家有老爸》《欲海无边》《理发师陶德》《轻舔丝绒》《太行长卷》《跟我学汉语》等图书,参与多部影视材料、剧本、字幕翻译工作,如《第四国民》《流落地球》《猖狂的外星人》,并曾为《科幻世界》《译林》《第一财经周刊》等杂志编译稿件。著有专栏《译海无边——说说翻译那些事儿》、《我是人间惆怅客——一个单身女子的英伦城记》、中篇小说《暗夜蔷薇》。